谁来帮她们圆大学梦?

2021-08-26 11:58:47   来源:本站   作者:本站    浏览人数:

8月18日下午,我们前往长治屯留区丰宜村,只为见这么一对儿姐妹——她们今年同时考上了大学,姐姐冯姝雅考的是山西工学院,妹妹冯姝燕考的是山西工程科技职业大学。

“您是冯姝雅的妈妈吧?我们马上就到丰宜村了,到哪儿找您啊?”我在电话里和冯姝雅妈妈联络着。电话那端停顿了几秒,传来了声音——“哦,哦,进了村口,没有多远就有个寄读学校,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们。”

在约定的地点,我们远远地看到了冯姝雅的妈妈。她一路小跑过来,气喘吁吁地跟我们打招呼:“三番五次给振东添麻烦了,咱到家里坐下说吧。”

丰宜村

她们的家

去她家的路七拐八绕,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。她在前头边走边说:“孩儿他爸走得早,撇下了我和三个孩子。政府照顾我们,给办了低保户,还安排我去那个寄读学校打扫卫生,一个月800块钱。今年俩闺女都考上了大学,我是又高兴又难受啊:单是学费就得1万元,还不算学杂费、伙食费。要不是振东帮助,我真不知道咋办了!”我注意到,她的面色憔悴,眼角里布满了血丝。

她指着一堵没有最终完工的水泥墙,告诉我们:“那就是我们的家了,是孩儿他爸还在的时候修的,一晃这都过去十多年了。”走进院门,一条土狗直冲我们狂吠着,一个女孩正在洗衣服,另一个女孩正在浇菜地。见我们来了,大姑娘忙放下手里的活计,撑开门帘,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,跟妹妹说:“姝燕,去端三杯茶水来。”二姑娘羞涩不语,把茶水端给我们后,就到她的小书桌前学习去了。

我环顾了一下屋里的环境,发现脚下还是凹凸不平的水泥地,靠门处有一个火炉子,北墙边摆着一个木制衣柜,一扇柜门的板已经没有了,一张大床、一张小床靠着东墙,这就是他们的“家”。

冯姝雅述说家里情况

冯姝雅述说家里情况

永远的痛

在这家人的心中,有一个人是他们永远的痛楚和怀念。

姐姐姝雅回忆说:“我至今也不会忘记2011年12月31日晚上。大雪漫天,是真冷啊!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阳历年,妈妈也到肉铺称上肉,回来剁成馅,包好了饺子,等爸爸回家就下锅了。谁想到,这个时候等来的不是爸爸,而是爸爸出车祸意外身亡的噩耗!妈妈不相信这是真的,欲哭无泪,瘫软在了地上,我和比我小两岁的妹妹抱在一起,哭成了一团。”说着说着,两行泪夺眶而出,滑落脸庞,在衣襟上晕出了泪斑。

“我是真后悔啊!当时大女儿姝雅11岁,二女儿姝燕9岁,小儿子奥景才5岁,可是因为疾病导致的发育迟缓,奥景那时才刚学会走路。眼看就到年底了,他爸想出去打零工挣个钱,过年给孩子买新衣服。不到两天,人没了,家里的天塌了!我和三个孩子可咋活下去啊!”姝雅的妈妈哭得伤心不已,擦泪的纸巾湿了,碎了,掉了一地。

冯姝雅的妈妈泣不成声

冯姝雅的妈妈泣不成声

相依相靠

苦难已然经历,生活还得继续,家里的五亩农田成了唯一的经济来源。

“妈妈是脆弱的,那段时间她老得很快;妈妈又是坚强的,她独自扛下命运的重负,拼了命也要供我们读书,因为她知道读书是惟一的出路。”妹妹姝燕虽然话不多,但她理解妈妈的不容易,于是她在心中下定决心:考大学。

这对儿姐妹的童年印象,除了心无旁骛地学习之外,就是每年收秋的时候搬运玉米了。家里的地在山坡上,都是小块的,还不集中。“国庆前后玉米熟了,可对妈妈来说是最难熬的时候,她生怕下雨玉米发霉,常常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哭泣。”姝雅说:“我们害怕妈妈再倒下,就拼力多干点儿活,先把摘下的玉米捆扎好,再一袋一袋背回家。”

家里的一小块玉米地

家里的一小块玉米地

“收玉米是我、姐姐还有弟弟的劳动必修课。妈妈心里再苦,也从不在我们面前诉说。但妈妈对我们的爱,我们心里都知道。”姝燕推了推眼镜框,接着讲述了发生在2017年秋天的一件事。

那是一个晚上,姝燕在学校上完自习已经快零点了,回宿舍时不小心摔了一跤,骨折了。班主任第一时间给她妈妈打电话,又送姝燕去县医院。“妈妈摸黑出来,看见路边有一家还亮着灯,就敲开门,央求人家开车送她去县医院。一到医院,妈妈跌跌撞撞地找到了我所在的病房,当她看到我膝盖上打的石膏时,她一下子就瘫软地跪在了我的面前。”

姝燕泣不成声地讲述着,缓了缓情绪后说道:“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夜晚,那个属于母亲心酸无助的一夜,那个属于自己心疼愧疚的一夜。”

“妈妈小学没有毕业,不识字,还落下了一身的病: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关节疼痛……她经常教育我们仨:要有感恩的心,现在好好学习,以后才能有出息;等有出息了,才能更好地回报帮助过我们的人。”姝燕坐在床沿,边说边摩挲着妈妈那双糙皮的手。

冯姝雅姊妹俩

冯姝雅姊妹俩

获得希望

“世上还是好人多啊!”这位母亲好像想起了什么,又补充道:“今年7月底,振东集团扶贫办来了四个人,他们问了我们家的情况后,也没多说什么,就走出院门了。我想,是不是没有达到资助标准啊?没想到,他们不多会儿又返回来了。那个开车的师傅说,俩孩子都考上大学了,这是好事,家里只有一个老年机,以后万一碰到什么急事,联系不方便,所以给孩子在村口店铺买了一个手机,1000块钱左右,先用着吧,挺过难关,日子就会越来越好。”

姝雅把正在充电的新手机拿给我们看,激动地说:“前两天,扶贫办的宋腾泉老师电话联系我,让我们带上录取通知书,再填个资助申请表。振东决定对我和妹妹今年资助12000元,并且将连续资助我们直到完成学业。真的太感谢振东集团的叔叔阿姨和哥哥姐姐了,如果没有你们的热心帮助,我和妹妹可能就真的没学上了!谢谢振东,谢谢李安平叔叔!”

母女三人合影

天色渐晚,我们准备离开了。离开前,特地在院子里为母女仨拍了一张合影。姐妹俩说过,爸爸去世后,家里就再没拍过合影。当我在返程途中把合影发给她们的时候,收到了这对儿姐妹发过来的灿烂笑脸表情。

(文:杨成栋)

总裁致辞 | 加入我们 | 版权申明 | 友情链接

山西振东集团 版权所有 2016 copyright www.zdj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3000178号-1 博讯科技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