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再出新政!允许在职医生申办医院诊所

2020-04-07 10:59:28   来源:本站   作者:本站    浏览人数:

近日,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印发《石家庄市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重点任务》,提出支持社会办医发展,允许在职或停薪留职医务人员申请设置医疗机构。

石家庄新出台的文件指出,要支持社会办医发展。具体包括:简化社会办医用地、环评、消防等审批事项;社会办医区域总量和空间布局不作规划限制;社会办医在医保定点、科研立项、职称评定等方面与公立医院享受同等待遇;允许在职或停薪留职医务人员申请设置医疗机构等。

据了解,事实上,近年来,有关鼓励在职医生创业的政策一直不断:

2017年3月,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《关于修改<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>的决定》,把1994年老版本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》中”医疗机构在职、因病退职或者停薪留职的医务人员,不得申请设置医疗机构“的规定删除,被认为是取消在职医生办医限制的开端。

2018年6月,国家卫健委又发布《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、医师审批工作的通知》,再次降低社会办医门槛,取消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设置环节,直接将审批与执业登记环节合并。

2019年5月,国家卫健委继续发布《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》,在北京、上海、沈阳等10座城市放开新办诊所的审批,改为备案制管理,被认为是医生办医的“春天”。

但是,政策一步步放开,究竟会对医生创业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?能不能真正释放优质医生生产力?《看医界》为您带来几位业内专家的解读。


放鱼入水,鼓励优质医生“走出去”

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、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会长闫东方告诉《看医界》,社会办医近几年虽然蓬勃发展,但依然存在很大困难,其中关键在于人才的缺乏,闫东方认为,石家庄放开在职医生举办医疗机构的政策,无疑会起到“放鱼入水”的效应。

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医生也认为,这条政策最大的意义是释放优质医生资源,鼓励优质医生“走出去”。但目前的尴尬在于:医生想走,医院不一定愿意放。

张强医生对《看医界》表示,医院管理者对医生兼职创业的顾虑主要有三个方面:一是担心医生把公家资源转为私用;二是兼职创业会增加医院对员工的管理难度;第三,如果医生把过多精力放在外面,难免会影响在原单位的工作热情和学科发展。

尽管如此,随着社会多元化的发展,兼职医生的出现是必然的。张强认为,医院与其去”堵“,不如正视这个形势,对医院和医生之间的契约进行梳理,在法律层面对权责进行界定。

“如果医生真想创业,院长也很难管的住“,张强医生认为,与其”偷偷摸摸“创业滋生一堆问题,不如先在合同上做好约定,大家放心出来干,这样或许更容易达到政府预期的效果。


政策持续开放,实际操作依然障碍重重

虽然鼓励医生开诊所的政策文件不断,但不见得有多少医生真正走出来。

闫东方坦言:我们看到了过往的许多社会办医的政策都很“重磅”,但落实起来又有“打折扣”之嫌。只有具有可操作的实施细则的落地,才能评判地方政策是否真正有意义。

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创始人林锋教授向《看医界》表示,政策“遇冷”的原因是缺乏统一的可操作性细节,难以落实。林锋表示,尽管这两年政策一直在试图简化开诊所的流程,但操作起来并没有实现真正的简化,亦或是前松后紧,其实还是一样的。

林锋认为,问题的关键在于医生有没有动力出来创业。目前,公与私处于一种不公平的竞争状态,包括社会接受度、甚至是医生自己的观念等,这些都是阻碍医生走出去的原因,并且不是出台鼓励政策可以解决的。

此外,林锋认为在职医生开设医疗机构的另一个阻碍是“第一执业点”的限制。在职也好、停薪留职也罢,医生第一执业点依然是原单位,但医生开办医疗机构在审核时却往往要求第一执业点“迁移”,两者本身就是矛盾的。“第一执业点”的问题不解决,兼职创业还是走不通。

而在后疫情时代,除了鼓励医生创业,究竟还有哪些办法有效解放医生生产力?

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、巡视员廖新波向表示,允许医生办个人诊所当然是一个医疗下沉好办法,也是政府鼓励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落实。但在后疫情时代,或许应该思考更彻底的解放医生,让医生在任何地方行医都成为合法(除了必须的专业要求,如:手术、人流等),目前国家开始允许和鼓励医生通过互联网平台“看病”,并予以网上行医付费的认可,这或许是疫情过后医改的一个发展方向。

总裁致辞 | 加入我们 | 版权申明 | 友情链接

山西振东集团 版权所有 2016 copyright www.zdj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3000178号-1 博讯科技 技术支持